高尚

微虐(白武白)(微飞青)清水 ooc 悠狸死后的脑洞~

武白 床咚 绝对信任

最后的最后,白糖还是选择了武崧。武松身体内心受到了双重折磨,白糖再也不想多说些什么,现在他唯一想要做的,就是让武崧活下来。这世界如果没有混沌,真的就一片安宁吗?并不是谁都能准确的分清黑白,即使是修也做不到。

最终悠狸在内心的疑惑和挣扎中死去,白糖想着曾经亲密的朋友如今化作灰烬,久久不能从悲伤中脱离出来,过了许久也是双目无神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星罗班四人一路跋山涉水,走到一家客栈打算住宿。武崧这一路上察觉到了白糖的不对劲,一直默默关注着白糖,自己内心憎恨自己的没用。在旅馆住下后,四人各住一间屋子,因为银币要省着用,所以他们都住在了最简陋的屋子。白糖上了一节楼梯,突然眼前一片漆黑,脑子里回想起曾经的诺言和志向,无力支撑,倒了下去。武松看到这一幕,飞奔到白糖身边一把将白糖抱起,默默把他抱回了自己房间,接着下楼把自己房间退了。“丸子,这都是你害得”武崧说完就低下了红透的脸。武崧心情不错,把白糖安顿好后下楼喝了点儿酒,稍微有一些醉了,小青去当地逛街了,大飞帮小青拿着买来的东西,只有武崧和白糖在旅馆里,武崧微醺,笑着哼着歌走到了自己的房间,洗了把脸后,看着床上的白糖绯红的脸颊,不安的神情,额头的汗珠,一下子就清醒了,本能的把脸扭了过去“武崧你快正常点,这可是白糖!”但是在内心挣扎几次过后,武崧慢慢走到了白糖的床前。窗外阳光金色的余晖照在白糖的脸上,白糖眼角的一滴泪被武崧看到了,武松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手不自觉的触摸白糖的脸颊,忽然觉得烫手。白糖发烧了。“武崧你真是太没用了,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”“我没有爱上他,这不过是个需要我保护的丸子”武松不能直视内向的真正想法…突然,白糖眉毛紧皱,猛的惊起,武松连忙抱住了白糖。

  白糖不明情况,只是想到刚刚梦中的那些话“没爹妈没血统……”“还想成为京剧猫?笑话……”情绪低落但是感到莫名温暖。这才发现自己被武松紧紧抱着,自己也抱着武松。两人发觉不对,尴尬的松开了手,空气中也突然燥热起来。两人从脸颊红到耳根,白糖由于发烧更是像个灯笼。武松假装傲娇“哼,丸子。你现在发着烧呢,赶快躺下,别传染给我了!”白糖浑身难受倒在床上,无力和他争辩。武崧心疼不已,赶忙凑过去问“你怎么样了……”接着武松笨拙的取来湿毛巾敷在白糖的头上。心里默默想着不久前白糖在最终选择了自己。自责又担心,却被白糖触动到内心的软处。“我怎么那么弱,连自己都要一个丸子来保护”“他为什么要选择我……我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做”白糖醒来了,看看旁边的武崧,内心烦躁不安,希望得到安慰,武崧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但是看着白糖的汗珠,武崧动了动他的喉结,一把压在了白糖的身上,他不明白此时自己的做法,但是嘴边一角却难以掩饰的上扬。

   武崧又叹了口气,对于白糖来说,他不过是同生共死的兄弟,但是白糖为他做到如此地步是他始终没有想到的。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信任啊!武崧对自己之前对白糖的冷嘲热讽感到后悔。

  白糖睡醒了,早已到了第二天早晨。睡眼惺忪的白糖揉了揉眼睛,突然看到了眼前的武崧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睡的正香,又想到昨晚的事,便脸红起来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40)